【重磅】肇东少女疯狂弑母背后:被抓进网戒学校,曾扬言偷袭父母让他们不死也残……NEW
更多

2016-09-24 大庆晚报



  李晓梅的遗体停放在黑龙江肇东市郊区的一家殡仪馆中。黄纸烧过后的烟雾慢慢蹿升到半空,和灰蒙蒙的空气混杂到一起。

  9月16日,中秋节的后一天,黑龙江省肇东市公安局发布了一则悬赏抓人的协查通报,李晓梅被人用胶带、布条捆绑在家中椅子上死亡,案发后嫌疑人——李晓梅16岁的女儿陈欣然逃跑。第二天,陈欣然到公安局投案自首。

  “我现在已经家破人亡了。”李晓梅的丈夫陈永林双手交叉在胸前,站起又蹲下,双手捂着眼睛,最后在亲人的搀扶下,离开了殡仪馆。

  大约在半年前,今年2月底,陈欣然被送进了名为山东科技防卫学院的地方,在这里度过了4个月梦魇般的生活。她曾在日志里记录了自己被“设套”抓进学校、学校教官动辄体罚打骂学生、学生甚至要对着便池吃饭等情节。也许正是这段经历埋下了这个悲剧的种子。

问题少女
  在大多数家人和邻居眼里,陈欣然俨然是一个“问题少女”:她的头发一侧剃掉,短发梳向另一侧,显得“酷酷的”。但在同学眼里,陈欣然则是一个喜欢文学、爱笑的“假小子”。

  李晓梅的家在锦绣江南小区20号楼的第六层,复式结构,阁楼上围了一圈铁栅栏,命案就发生在这里。

  如今,李晓梅家的大门紧闭,家里已经无人居住。



母亲骑车送她直到初中

  李晓梅的邻居们如今不愿意谈起这个家庭,他们小心翼翼地避开与之相关的话题,“怎么也不会想到,竟然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同住在一个小区的邻居说,甚至有人开始考虑卖掉在20号楼里的房子。

陈欣然妈妈用来载女儿上学的自行车。早报记者 张维 图
  偶尔有一两个邻居立在墙角议论此事,但一见有人来,旋即就安静下来。肇东不大,出租车司机、街边小贩都听说了这起命案,甚至能说出李晓梅家的门牌号。

  小区的保洁阿姨经常在打扫卫生的时候遇到下班回家的李晓梅。她说,李晓梅总会冲她笑一笑,有时候寒暄一两句,“她看上去很温柔,姑娘怎么做出这种事。”她摇摇头。

  夜幕降临,凉意袭来,在小区遛弯的居民陆续回了家。居民楼里的夜灯一盏盏亮起,陈永林的家隐没在夜色中。

  在大多数家人和邻居眼里,李晓梅是一个身材瘦削、温柔贤惠的女人,对女儿百依百顺;相反,1.66米左右、体态中等的陈欣然俨然是一个“问题少女”:她的头发一侧剃掉,短发梳向另一侧,显得“酷酷的”。

  在家人的印象中,从童年起,陈欣然就是一个不爱说话的孩子。

  陈欣然的初中班主任张向阳回忆,陈欣然是插班生,一开始成绩不是太好,大概在班级排在四五十名,后来才好一些了。

  李晓梅总是先把女儿送到学校,再去上班。即使女儿读到了初中,李晓梅也坚持要骑车送她到学校。

  从陈欣然家里到学校需要十分钟。一位邻居回忆说,“她(李晓梅)天天驮着女儿补课。我还问(补得)怎样,她说给补上,希望能赶上。”

  后来,因为陈欣然情绪不太稳定,李晓梅不再留在单位吃饭,下班后跑回家给女儿做吃的。她曾对家人说,自己想办法拉近与女儿的心理距离,但每次找陈欣然聊天,都遭到拒绝。

  堂姐李菲此前经常去陈欣然家里玩,“以前还能沟通。”

  李菲指的是,直到去年7月自己去深圳前还和陈欣然聊过天。但今年8月初,她从深圳回到肇东想和陈欣然聊聊,后者却拒绝沟通。李菲有陈欣然的微信和QQ号,但被挡在了访问权限外。

  她说,陈欣然对手机有很强的依赖,“控制在她的可见范围之内。”陈欣然把自己锁在房间里,不和任何人说话。

  李菲想不通发生了什么。

父亲曾被她扎了一刀

  在陈欣然的一则日志上,她写到和父母的关系:“父母从(我)小的时候就霸权主义,不会跟我讲理。”她形容父亲陈永林,“脾气暴躁,控制欲极强,导致家庭关系太差。”

  而在陈永林的微信朋友圈里,他发过不少与女儿有关的内容:1月9日晚,他发了一条朋友圈,“孩子,爱你,却很遥远!因为不知如何表达!”这条朋友圈下他回复了一位好友的跟评,“爱也好,恨也罢,与父母恩相比,又如何!”

  他还在朋友圈晒女儿的照片,附文:“宝贝女儿的扮酷相”;晒女儿装饰的房间,附文:“我姑娘房间的绿萝和文竹,生机勃勃……”

  出事前不久,陈欣然和父亲起了冲突,她把父亲扎了一刀,陈永林被送到医院。

  小区小卖部的老板说,以前,陈欣然多次跟着李晓梅到小卖部买东西,或烟或酒。有一次,她要买烟,李晓梅让她自己选。后来,她又一个人去买了一罐啤酒。

  但在初中同桌蒋曼眼里,陈欣然就是“正正经经的学生”,“乐呵呵的”。蒋曼形容陈欣然是一个喜欢诗词文学,喜欢跑步、跳远,性格开朗的女孩,懂得照顾人。

  蒋曼说,有一次下大雨忘记带伞,陈欣然就把自己的雨伞塞给她,自己淋着大雨回家了。她还记得,那会儿上自习的时候,李晓梅经常拎着饭到学校看陈欣然,和孩子的同学微笑打招呼,“人也特别友善。”蒋曼至今无法相信已经发生的事实。

  陈欣然的另一名初中同学则在事发后写了一篇关于陈的长微博,“她挺爱笑,笑点很低,一笑会露出小虎牙。虽是假小子的模样,却时常有可爱的小动作。”


学校的公寓楼楼下,四处都是铁栅栏。早报记者 彭玮 图

魔鬼学校
  陈欣然这样描述被抓到学校的情景:“门在我打开的瞬间发出巨大声响。进来了两个健壮的男人,还有一帮不知名的远方亲戚,还有一个,是我的父亲。那两个男人冲进来摁住了我,然后我就被架了出去。我看见那个男人的眼神,冷冷的,还带着仇恨。那个男人是我的父亲。”

  初中毕业之后,陈欣然没有考上高中,整日待在家里。

  今年年初,陈欣然的小姨李爱青通过济南的朋友知道了山东有一所封闭式管理学校。随后,她主动联系了这所学校,“我们也是盲目的,没有办法了。”

  被送到这所学校以前,陈欣然似乎与一位38岁的成年女性关系亲密,因为遭到父母反对一度离家出走。李晓梅曾想着,如果找到她,就什么都顺着她。

  当时,陈永林带着家人四处寻找女儿,最后在一家夜店里找到了第一天上班的陈欣然。被带回来的时候,陈欣然“恶狠狠”地盯着父母。李晓梅在一旁“嗷嗷哭”。

曾伺机逃跑但失败

  “他家孩子听说不太好管,挺烈的。”陈永林的一位同事说。

  陈永林拿女儿没办法,开始考虑把她送到封闭式学校里。当时,陈永林和李爱青在宾馆见了自称可以治疗“网瘾、早恋、厌学、叛逆、离家出走、逃学、不听话”等问题的山东科技防卫学院的教官。

  陈永林问对方用什么方式管教孩子。聊到最后,他忍不住问了一句:“你们会不会打孩子?”

  其中一名教官说:“学校有600多个孩子,我们打得起吗?”
  陈永林信了,随后就签下合同。

  今年2月,陈欣然在一个论坛上注册了账号。7月发表的一则帖子里,她详细回忆了那天被“抓”去学院的情景:

  “门在我打开的瞬间发出了巨大的声响。进来了两个健壮的男人,还有一帮不知名的远方亲戚,还有一个,是我的父亲。那两个男人冲进来摁住了我,那帮亲戚叫着我的名字。然后我就被架了出去。我看见那个男人的眼神,冷冷的,还带着仇恨。那个男人是我的父亲。”

  “我被塞进一个鲁A黑车。那两个男人夹着我的腿和手把我摁到了车底,一个年轻女性搜了我的身,把烟、手机、钱都拿走了。而我一个转身,咬住了那个女的脸,其中一个高个的男人快速拽住我的头发用力往下拽。……用他的膝盖用力顶我的肩膀,我顿时疼得没有了力气。另一个男人则迅速启动了车辆,那个女人抱住了我的腿。就这样我离开了我刚上班一天的地方。”

  李晓梅不忍心看女儿被抓的场面,李爱青替她去了现场,吓得手抖。

  在被带到济南的中途,陈欣然曾伺机逃跑,但看守看得紧,她的逃跑计划失败。

离校后上网“发泄”不满

  进入学校之后,陈欣然曾经向李爱青形容过网瘾学校里的情况,“她说学校非常恐怖,有内幕。”比如,教官让学生端着饭碗,蹲在大便旁边吃饭。“她跟我讲,教官打人是没有原因没有理由的。”

  “她是个聪明孩子,她不会吃眼前亏的。我们当时想,只要她不作不闹,肯定不会挨打。”李爱青宽慰自己。

  在山东科技防卫学院待了4个月后,陈欣然回到家中。她在网上的发帖逐渐频繁,帖子的情绪也愈来愈激烈。

  “在那过了4个月,痛苦不堪的生活,终于逃了出来,明明是自己逃出来的,却偏偏说是自己良心发现把我接出来的。”她在帖子中写道。

  李爱青曾向她道歉,希望她忘记在学校发生的事情。“她跟我说,陈永林跟我道歉了吗?他从没跟我真诚地道过歉。我说,老姨跟你道歉,一切都是我做的。”

  陈欣然歇斯底里朝她吼,“你不用跟我解释,你闭嘴!”

  陈永林事后反省,把女儿送到这所学校的决定过于鲁莽。“但你没亲身经历过你能知道这个学校是这样的吗?”他想着,学校那边介绍说设有孔子学堂,孩子能学学传统文化。“不想着你能孝敬父母,至少能正常与我们沟通。”


绑架母亲
  李晓梅家人说,从9月8日到15日晚上,李晓梅被女儿绑在家里的椅子上。在此期间,陈欣然甚至拍下李晓梅被绑的视频和照片,发到了家人的微信群里。李爱青看到的一幕是,李晓梅被绑在角落里呻吟。后来,她再也不敢打开这个视频。

  6月15日早上,陈永林更新了一条朋友圈,“宝贝姑娘,父母一定不会再把你的心弄丢……爸爸有错就改。过去大半年的日日夜夜身心疲惫,但现在好放松,姑娘你懂的!回想那几天的连续不眠,信心信念真的很重要!”

  陈欣然从山东科技防卫学校出来后,李晓梅则请了一个月的病假,专门在家看孩子。

  但陈欣然的家人不知道的是,8月25日,陈欣然在网上发了一篇比较长的帖子,除了愤怒,还有那些从没有跟家人吐露过的困惑,都一股脑袒露在不认识的网友面前。

曾发帖称要偷袭父母

  “跟你的亲戚,当你提起这件事的时候,他们说,那不都过去了么,我们是爱你的,你该忘了那些。……我生气,被别人指着鼻子骂不孝逆子,不如禽兽。……把我送去的是他们,打我骂我也是他们,在背后破坏我生活,诽谤我人格的是他们,可是说爱我的也是他们,各位吧友,如果是你们,你们该怎么办?……”

  陈欣然在帖子里写道:“现在用他们(家人)的钱练拳击,武术,过段时间就偷袭他们,让他们不死也残。”

  李晓梅家人说,从9月8日到15日晚上,李晓梅被女儿绑在家里的椅子上。

  在此期间,陈欣然甚至拍下李晓梅被绑的视频和照片,发到了家人的微信群里。李爱青看到的一幕是,李晓梅被绑在角落里呻吟。后来,她再也不敢打开这个视频。

  “8号至15号我有那么多时间能救她一下。她不至于这样的。我一直考虑孩子的感受,就想让她(陈欣然)自己放出来。我一直在劝,她不听。”李爱青无法原谅自己。

  9月15日晚,李爱青跟陈欣然通了几个小时的电话。陈欣然开口要5万元钱,说自己想去哈尔滨一所体校上学,需要学费和生活费,拿到钱,她就放开李晓梅。

  晚上11点,李爱青凑了3.5万元打到她卡里,并催促她赶紧放开李晓梅。

  但直到次日凌晨2点,陈欣然发现李晓梅已经不行了。

母亲胃里空无一物

  发现李晓梅奄奄一息的时候,陈欣然再次打通了李爱青的电话,吼着对她说“快来人,我妈妈不行了”。

  李爱青让她立马拨打“120”。

  小区警卫孙大爷记得,16日凌晨4点多,天还漆黑着,他正在值班,一个戴帽子的小孩,“也不知道是姑娘还是小子,喊‘救人救命’,让车进去。”

  孙大爷连忙取出钥匙把门打开,一辆救护车开进小区里面。

  十几分钟后,救护车从里面开出来,司机说人已经死亡。

  等李爱青到陈永林家里的时候,李晓梅已经停止呼吸了,而陈欣然已经离开。

  李晓梅的尸体被解剖后,胃里空无一物。

  “孩子是我姐的孩子。我也不想让她判得多重。她妈妈也希望她以后过得好。”李爱青啜泣着说。

  堂姐李菲至今无法理解,“再怎么样,你也不能把她(李晓梅)绑起来。”

  9月17日,陈欣然打了肇东市公安局的电话投案自首。自首后,进行了一次初审,她承认了自己做过的事情。

  办案人员问她:“是你一个人做的吗,跟别人没有关系?”

  陈欣然说:“没有,我一个人。”

  “你怎么打你妈妈的?”

  “用手。”

  “打哪了?”

  “肩,肚子。”

  说完,陈欣然哭了。

  (文中李晓梅、陈欣然、李菲、陈永林、张向阳、李爱青、蒋曼均为化名)

起底涉事网戒学校
“那里就是青少年的牢房”
学生称山东科技防卫学院“诱捕”有专门套路


山东科技防卫学院内提及“网瘾”的字幅。早报记者 彭玮 图
青少年心理咨询
青少年心理咨询
翰诺科技提供技术支持